金亚洲官网登录-

金亚洲官网登录-


裁判周某人

  稿件来源:原创 金汕 金汕说

  相关链接: 

  中国足坛黑哨吹哨人:G7革命掀起 周伟新索要黑钱

  谁是中国足坛黑哨的吹哨人?当年国安为何怒而罢赛

  五、送钱不吃回扣免去了犯错误

  在给钱的过程中,送钱人刘宏的不占便宜让他免去了一场麻烦。一般这种送钱都是一对一,执行者吃点“手续费”也常见,而且很少双方对质,虽然这种方式在足球圈大行其道,但谁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光彩事儿。足坛扫黑的时候涉案人员在法庭常常出现俱乐部提供的数字与涉案人交代的不一样,甚至有时候中间人拿得比涉案人还多。刘宏想的只是执行俱乐部的旨意,所以后来这个事件东窗事发,在公安部专案组的调查取证中,有专案组成员问刘宏,“按照行业潜规则,俱乐部给你20万,经手人一般留下5万,再送出去15万。很少见你这样的,一分钱不截留,到底是咋回事?”刘宏答道,“不该我拿的钱,我绝对不能拿。再说,金德对我不薄,工资奖金从来没拖欠过,我不能干这个。”刘宏事后也说:“我虽然人在金德,关系一直在沈阳市体校,我只是在俱乐部发挥自己的专业知识。我是作为守门员教练进来的,后来做管理,老总说让我去送钱,我要不去,那不是要让我丢饭碗吗?我忠实执行,对这件事情只服从命令,连打听都不打听。周伟新来拿钱,我也没和他多聊。所以专案组在跟我谈完后,我也就没事了。我是足球专业技术人员,我最终靠本行吃饭。”刘宏后来成为湖南湘涛的守门员教练。

  六、周伟新全招了

  千万不要听信“进去后刀架脖子上也别承认”“打死也不说”这样的保证,无论贪腐高官、黑社会、流氓小偷,进去以后都怂。往前推民国期间的上海市长吴国桢后来写回忆录,他知道凡进去的无论信仰年龄出身,没有不招的。

  2010年2月26日,家住广州春晖苑的周伟新象往常一样在家里忙活家务,他刚刚离异,过着钻石王老五的生活。

  下午,他来到花都区站前路办事,在28-1号楼楼下碰到几个人,一个操有东北人口音的威严地问“你是周伟新吗?我们是沈阳专案组的,你涉嫌赌博犯罪,跟我们走一趟”。说完,出示了证件。

  周伟新怔了一下,此刻,他似乎明白了不少。很老实地说:好,我跟你们走。

  专案民警带着周伟新回到了沈阳,一路上他们并没有给周伟新戴戒具,毕竟,赌博罪不是什么重罪,不过,专案组民警叮嘱周伟新到沈阳后,要积极坦白交待,争取从宽处理。

  2009年11月,专案组对青岛海利丰俱乐部进行了调查。调查中发现,有一笔赌球款打入了周伟新的帐户,决定对周伟新进行抓捕。

  专案民警将周伟新带到了沈阳后,立即开始对他进行审讯。

  办案民警示意周伟新坐下,严肃地说:“周伟新,你也看到了,此次足坛反假赌黑,是公安部统一部署,由我们沈阳警方具体执行的。去年年底,我们抓获了王鑫、王珀,范广鸣等犯罪嫌疑人,今年年初,几位足协的高官也落入了法网,你涉嫌赌球,证据确凿,你要如实交待自己的违法犯罪事实。”

  周伟新清楚,赌球的事是赖不掉了。于是,他痛快地交待了他伙同杜允琪操纵比赛,在境外下注的违法犯罪事实。

  办案民警继续追问,你还有没有其它犯罪事实,如行贿、受贿等,你现在交待,算自首,如果以后我们查出来你的犯罪事实,那你失去了自首机会了。

  听到这里,周伟新脑子里可谓是翻江倒海。他吹黑哨,收黑钱,送黑钱的经历在他脑中现出,周伟新判断,公安机关还没有掌握他行受贿的犯罪事实,如果扛下去,也许能蒙混过关。但是,这次足坛反黑力度之大令他始料不及,如果其它人把他给供出来,他可就痛失自首机会了。他要求专案组给他几天时间考虑一下,专案组同意了。

  这几天,在拘留所里的周伟新回忆起他收钱,送钱的每一个细节,请托方、请托人、请托事项、收钱人、收钱理由等,这一切,让他心惊胆颤。南勇等大头都进去了,早点交待,争取从宽处理。

  几天后,他主动找到办案民警,主动交待了他行贿、受贿犯罪事实。

  周伟新交待:我从上海申花收了4万元,分两次“帮忙:”一次2001年3月,我帮他们3:1胜了北京国安,收了2万元。看来周伟新是黑北京国安的专业户。2005年9月,我帮申花3:1胜重庆力帆,收了2万。2001年3月,我收了浙江绿城3万,结果绿城与五牛战成2:2。2001年5月,我助鲁能1:0战胜青岛,收了8万元,12月,帮他们3:2胜天津又收了8万,总计16万。2003年11月,我收了辽宁老总3万。2004年10月,我帮沈阳金德胜北京国安,收了20万元。2005年7月,我收了四川冠城3万元,帮他们2:1战胜重庆力帆队,以上,总计人民币49万元。其中黑北京国安一场占了多年黑钱的四成。

  周伟新失去了球场含着哨子的霸气,羞愧地说同时我还行贿,我确实是受贿行贿通吃。2007年7月,深圳队对英国曼联队友谊赛,我下注赌深圳队先开球,向某某某(上海裁判)行贿10万。2009年,海岸联合杯赛上海申花对澳大利来FC队比赛,我押大球,他帮了忙,向他行贿10万。2009年3月,代表长沙金德也是向他行贿3万元。

  2009年6月、7月、9月,先后向足球裁判员何某行贿8万元,陈某8万元,赵某6万元。

  周伟新一口气全部交待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下,我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由于周伟新主动交待了侦查机关尚未掌握的各种犯罪事实,他的行为最终被法院认定为自首,这也是他获得轻判的重要原因。(待续)